news

Love is love: Over 10,000 attend Hong Kong’s Pink Dot LGBT diversity and equality carnival

25 September 2016 23:40 Tom Grundy https://www.hongkongfp.com/2016/09/25/love-is-love-over-10000-attend-hong-kongs-pink-dot-lgbt-diversity-and-equality-carnival/ Held at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waterfront, the third Pink Dot carnival was co-organised by BigLove Alliance and Pink Alliance. Allies, friends, families and colleagues of LGBT Hong Kongers gathered to form an iconic human pink dot, which organisers say symbolises inclusivity...

父母抗拒細佬出櫃 大肚家姐邀到Pink Dot走入同志世界

撰文:陳銘智 發佈日期:2016-09-24 06:00 最後更新日期:2016-12-31 23:52 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44712 細佬喜歡男人 是教育出了錯? 弟弟出櫃,無疑是家庭一大衝擊,阿瑾的父母起初難以接受,「很記得小時候看到張國榮唱《大熱》,扮相嫵媚,母親便說他是『乸型』,我們家庭在性別上頗保守。」隨時間過去,兩老雖不再多說什麼,卻總有一份罪疚,認為兒子是同性戀,源於自己教育出錯。 後來參加Pink Dot,阿瑾與阿熙嘗試邀請兩家父母,看看同性戀的世界,「女兒的出生是契機,去年她的生日恰巧與Pink Dot同日,我們便乘機約他們一起到場野餐,湊孫。」阿瑾說,兩老去完嘉年華後,雖未有就同志議題表示甚麼,但是能夠讓上一代走入同性戀的世界,或許是好開始。 青春期邂逅雙性戀男生 阿瑾和阿熙自言經常去遊行,「咩遊行都會去」。記者到他們在顯徑的家登門拜訪時,見到貼在牆上的反核、七一、佔中的貼紙,又有一張詳細講解中共黨國體制的漫畫,阿瑾所言非虛。 性別疑惑幾時進入她的世界?蓄短髮的阿瑾抱膝坐在沙發上,說她以前讀女校,於「齋校」成長,同性之間常有懵懂的愛情,「女校有不少運動型女生,很受歡迎,我從小到大都較『男仔頭』,試過收到情信。中二、中三後,我發現會有女生相愛,明知道是社會的禁忌,但我沒有太大反感,因為我印象中,有段時期我也懵慬地喜歡某個女生。」 在女校成長,她笑說當年對男生毫無認識,唯有一次較特別的經歷:「曾經結識了外校的男生,他當時有表示過想和我一起,後來卻說自己喜歡上另一個男生。我才知道,原來女同性戀以外,也有雙性戀。」所以在阿謹的成長年代,對愛情與性別的疑惑,令她明白愛就是愛,何必要分作「直」或者「攣」? 同志遊行與Pink Dot有什麼不同? 阿熙和阿瑾大學時代相識、拍拖多年成婚,阿瑾笑言在教會角度,他們絕對是模範夫妻。然而,兩人大學時接觸了不少議題與論述,包括同性戀,「我們10年前就去過同志遊行,當時才幾百人。」 阿熙就記起同志遊行中的一些場面,「會見到男人只穿內褲,或把內褲套上頭,初時確實避不開獵奇的心態,側目而視,但了解過同志的文化與生活後,就多了分理解。」他覺得近年社會確實多了討論性別平權的空間,但根本仍舊難以撼動,「身邊好多朋友,仍是口講一套支持自由,做就另一套,言行上歧視同性戀。」 「Pink Dot」舉辦兩年,以嘉年華形式籌辦,獲不少商業機構贊助,曾有聲音批評活動使同志主流化,變相壓抑了部份同志真實的生活。阿瑾和阿熙認為,那是取向有所不同的問題,「它是推廣同志平權的嘉年華,確實會見到較多外國人參與,觀感頗為高檔;但好處是它歡迎同志和主流大眾參與,如果社會上更多家庭了解同志,學會接納,相信更能改變社會。」 為什麼家庭會更能推動改變?阿瑾這樣說,「一個家庭若抗拒自己的兒女有不一樣的性取向,甚至用暴力的方法解決,那只會是代代延續的傷痕。」 女兒名「梁楓」 不讓名字成為她的限制 兩人的女兒梁楓兩歲大,剛好與「Pink Dot」一起誕生、長大。她蓄短髮,有點怕生,訪問那天梁楓與阿熙回到家,見到記者與攝記,讓她猜猜誰是哥哥,誰是姐姐,她一臉懵然──那麼年幼,她其實無須分別男女。 阿瑾說,取名「楓」字夠中性,「Sex是由父母給予,但Gender應該由她自己選擇,要是她以後變成『男仔頭』,名字也不會成為她的限制。」 女兒是第一胎,初為人父人母,兩人發現女兒成長之路竟充滿性別定型,令人哭笑不得,「幼稚園上台表演,女孩子要穿裙,配粉紅色或紅色;男孩子就穿短褲,配藍色。又例如有書店推出幼兒書單,男孩子的書單以科學知識書為主。」 學校是社教化的場所,阿熙坦言性別定型很難避免,不過他們買了一本真人真事改編的童話書《一家三口》,說的是紐約某動物園內的兩隻雄性企鵝,一起孵化了企鵝蛋,組織家庭,「女兒讀過後,不大明白,畢竟她的世界裏,爸爸媽媽是最影響她的存在,而非爸爸爸爸。」 「但是我們相信,所有事情不須強行劃分男女,愛是其中之一。」阿瑾和阿熙坐在沙發上,摟着小女兒,為她披上去年「Pink Dot」的紀念品,一塊寫着「Love is Love」的毛氈。 「Pink Dot HK」將於今年9月25日,在西九文化區苗圃公園舉行,由下午2時到7時,主題為「愛必勝」。...

《蘋果日報》:隔牆有耳:美銀美林粉紅撐同志

隔牆有耳:美銀美林粉紅撐同志 蘋果日報 李八方   家陣咁多恐同團體興風作浪,而喺呢啲風風雨雨下,《一點粉紅2014》活動會喺本周日舉行。呢個活動得到美銀美林贊助,人哋仲喺Bank of America Tower頂層粉飾成粉紅色,幫活動做足宣傳。 呢個主題為「愛多元.愛多點」嘅活動,係一個免費戶外嘉年華,所有參加者着上粉紅色衫,組成一個巨型粉紅圓點,象徵社會開放、包容,支持同志社群。 呢個活動自09年起喺新加坡舉辦,參加人數超過兩萬人。喺香港就由大愛同盟、粉紅同盟合辦,香港小童群益會協辦,喺金鐘添馬公園舉行。美銀美林噚日開始將Bank of America Tower頂層粉飾成粉紅色,透過電子幕場宣傳呢個活動。...

《蘋果日報》: C ALLSTAR齊齊換PINK裝 銅鑼灣快閃

男子組合C AllStar今日齊齊著上粉紅色上衣,到銅鑼灣行人專用區支持pink dot 快閃宣傳活動。在本月15日於添馬公園會有個大形野餐派對,屆時C AllStar都會現身支持,仲話:「推動共融、大同世界、唔理孿直、總族同性別,個概念係來自新加坡,到時會一齊著同一顏色衣服,高空影相,出現一點粉紅。」 由於C AllStar覺得呢個快閃意念唔錯,日後可能會引用於同粉絲聚會時其中概念。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ews/realtime/20140601/52537786...

《明報》:星期日談情:銀行界撐出櫃

引起協辦機構小童群益會遭受外界攻擊的一點粉紅活動,贊助商其實包括本地多家外資銀行,包括J.P. Morgan、Merrill Lynch、Barclays、還有Goldman Sachs高盛等等。在大眾心目中,對銀行的印象都是穩穩陣陣,甚至是保守的,站出來撐同志確實是有點想像不到。 到底我們都是井底之蛙,還是同性戀根本就不是什麼洪水猛獸? 好像高盛早已是行內認知的同志友善機構,高盛(亞洲)人力資源部執行董事蔡家聰(Paul)主管亞太區高盛大學及LGBT Network,高盛大學專責員工內部培訓,其中一個範疇便是多元化培訓,幫助員工跟不同身分同事建立良好關係,當中包括單親人士、傷殘、同性戀等。同性戀是其中一個議題,他們的理念其實是多元,「高盛一直倡議多元化,這不只是一個人性化的考慮,也是商業決定,公司相信不論對員工、客戶、社會也有幫助,可帶動創意和生產力。此外,多元化也是挽留員工的一個策略,讓不同背景身分的員工可安心工作。這個理念是公司文化,在實際行動上也有會所配合,好像員工招聘、活動、發展,都在照顧不同員工的需要,多元化就是我們的文化。」Paul說這是由上而下推行的政策,「高盛行政總裁Lloyd Blankfein給所有員工清楚的信息,便是diversity is a must!而且他很早已在不同媒介公開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 diversity is a must! 高盛在亞洲的LGBT Network自2005年成立以來,如今在香港已有超過200名員工參與,活動主要分對內和對外兩方面。「好像一個叫『Out in the open』的分享活動,讓員工談談他們周末跟誰做過什麼活動,但(同志員工)礙於不可透露對方性別,分享過程中便會有所隱瞞,最後不是說謊便是說自己什麼也沒做過。透過這個活動可讓同事明白原來隱瞞了自己的身分或性向的確阻礙了跟別人的溝通。另外也有角色扮演,假若你在某個處境你會怎樣做。上月我們的LGBT Network舉辦了亞洲區的全民大會,共有三百多人參與。 每年11月更是我們的Pride month,上年的主題是come out,今年是主流化,希望讓更多人明白同性戀總跟異性戀的相同是多於不同,我們都有家庭,都有正常的戀愛關係。」Paul特別帶了一個彩虹牌,這個ALLY(盟友)主要是給高層員工放在枱上,原來是一個特別記號,表示I support,「主要是作為帶頭作用,我們相信很多人其實是支持同志平權,可是不知怎樣做,又不懂去怎樣說,這個ALLY便擔當起中介角色,特別是讓一些未出櫃的同志員工知道,原來上司很包容的」。 枱上的彩虹盟友 除了公司內部,高盛也積極與其他銀行連繫,「interbank forum是銀行界的平台,每一兩個月便會有聚會,討論合作的空間,例如去年我們一起參與同志遊行,還有支持同志電影節,另外也會舉辦會議,探討同志與銀行,員工的關係,還有商機等等。其實不只高盛,很多銀行也有自己的同志network。而Pink dot便是我們最近一起連結支持的活動。其實當初知道香港也會舉辦Pink Dot我是很激動,同志遊行是同志及相關同志團體對社會的訴求,而Pink Dot則是更廣泛,比較軟性,不只針對同志小眾,更歡迎所有支持同志的朋友家人參與,我覺得這個理念很好。今年我們更同時贊助新加坡和香港的Pink Dot,也會組織員工一起參與。」Paul說這也非常切合今年「主流化」的主題。被問到早期協辦機構小童群益會遭受的抨擊,他說「我們沒有什麼回應,只是希望大家多溝通,社會一定存在不同的聲音,好像二三十年前的婦女運動也面對同樣的遭遇,我們並不驚訝有不同的聲音出現,不同社會也在經歷這些事情,我相信長遠來說,公開正面的溝通是可解決問題」。 客戶流失也值得 財雄勢大的銀行不會惹來反對團體的垂青,可是他們面對的卻是實實在在的商業問題,「在亞太地區同事和客戶也很支持,在香港遇到最多的通常是疑問,很多人會問為何我們要專注在同志議題上,我們便會解釋多元共融是公司文化,也不只是在支持同性。其實不論是面對客戶,社會團體或政府,我們都是相同的答案。反而在美國曾經有客戶不支持公司的理念,而為了堅守公司的價值,偶然有客戶流失,我們也認為會值得的,因為當公司最高位的CEO也主張這個信念,所有人也會跟着做」。Paul認為這幾年香港的銀行界也愈來愈支持同志平權運動,成員從最初的五間到今天的十多間,「銀行是社會上重要的行業,對社會可以有很大的影響,我們所倡議的信息絕對有帶動作用,當然銀行的文化背景不同或會有所影響,本地銀行可以做得更多,這不是本質的問題,只是時間性」。 Paul在高盛14年,最初在投資銀行部,後來轉至人力資源,2008年出櫃,「之前一直以支持者身分參與公司的LGBT network,從來不會主動說自己的身分,雖然沒有說謊,但其實在隱瞞,好像男朋友送花來公司,同事問是否女朋友送,自己也沒承認也沒否認,久而久之,跟同事的關係好像很疏離,沒什麼可說。所以出櫃也是個人需要,渴望可解決溝通阻礙。原來有一說法是如果我們花了氣力隱藏自己,是會令生產力降低,研究指出至少降低三成」。Paul說當時也沒想到是否因為公司文化比較容許,比較安全,「社會氣氛也有影響,十多年前自己對同志也不理解,只知道自己的處境,做好自己便算了,近年社會資訊多了,而自己亦對同志議題更多了解,便決定行這一步。」Paul記得跟上司出櫃後,對方第一個反應是喊起來,是難過的眼淚,不是因為其身分,而是他要隱藏身分,「她說原來我很辛苦,一直在隱藏自己,之後我們的關係也愈來愈好,慢慢我也跟不同部門說了,後來在活動中也跟同事分享自己的經歷」。 粉紅衣走出來 這個年代,除卻某些擁有宗教信仰人士,年輕一輩大概對不同性向人士不以為意,因為那根本不存在任何要擺出反對或支持的態度,同性戀雙性戀也好,都是個人的事。可是當小眾在社會上受到無理的壓迫,發聲似乎是必須的,直人撐同志,就是這麼一回事。這次不用叫口號,不用發表什麼宣言,沒有任何包伏,很簡單,只要穿上粉紅衣,走出來,跟家人朋友,輕輕鬆鬆度過周日下午。 Pink Dot Hong Kong 2014一點粉紅 源於新加坡,以戶外嘉年華形式舉行,鼓勵參加者穿上粉紅上衣,一起組成一個巨型粉紅圓點,象徵開放和包容的社會。活動自2009年起首辦,參加人數由最初的2500人增至去年超過2萬人,當中包括不同性小眾以及所有同志友善的支持者。 香港今年延續新加坡概念首次舉行,由大愛同盟及粉紅同盟合辦,小童群益會協辦,活動適合一家大小,可自由在草地野餐,參與手工藝工作坊,藝術創作,然後大會邀請所有參與者組成粉紅圓點作高空拍照,最後是演唱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