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抗拒細佬出櫃 大肚家姐邀到Pink Dot走入同志世界

父母抗拒細佬出櫃 大肚家姐邀到Pink Dot走入同志世界

撰文:陳銘智 發佈日期:2016-09-24 06:00 最後更新日期:2016-12-31 23:52
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44712

細佬喜歡男人 是教育出了錯?

弟弟出櫃,無疑是家庭一大衝擊,阿瑾的父母起初難以接受,「很記得小時候看到張國榮唱《大熱》,扮相嫵媚,母親便說他是『乸型』,我們家庭在性別上頗保守。」隨時間過去,兩老雖不再多說什麼,卻總有一份罪疚,認為兒子是同性戀,源於自己教育出錯。

後來參加Pink Dot,阿瑾與阿熙嘗試邀請兩家父母,看看同性戀的世界,「女兒的出生是契機,去年她的生日恰巧與Pink Dot同日,我們便乘機約他們一起到場野餐,湊孫。」阿瑾說,兩老去完嘉年華後,雖未有就同志議題表示甚麼,但是能夠讓上一代走入同性戀的世界,或許是好開始。

青春期邂逅雙性戀男生

阿瑾和阿熙自言經常去遊行,「咩遊行都會去」。記者到他們在顯徑的家登門拜訪時,見到貼在牆上的反核、七一、佔中的貼紙,又有一張詳細講解中共黨國體制的漫畫,阿瑾所言非虛。

性別疑惑幾時進入她的世界?蓄短髮的阿瑾抱膝坐在沙發上,說她以前讀女校,於「齋校」成長,同性之間常有懵懂的愛情,「女校有不少運動型女生,很受歡迎,我從小到大都較『男仔頭』,試過收到情信。中二、中三後,我發現會有女生相愛,明知道是社會的禁忌,但我沒有太大反感,因為我印象中,有段時期我也懵慬地喜歡某個女生。」

在女校成長,她笑說當年對男生毫無認識,唯有一次較特別的經歷:「曾經結識了外校的男生,他當時有表示過想和我一起,後來卻說自己喜歡上另一個男生。我才知道,原來女同性戀以外,也有雙性戀。」所以在阿謹的成長年代,對愛情與性別的疑惑,令她明白愛就是愛,何必要分作「直」或者「攣」?

同志遊行與Pink Dot有什麼不同?

阿熙和阿瑾大學時代相識、拍拖多年成婚,阿瑾笑言在教會角度,他們絕對是模範夫妻。然而,兩人大學時接觸了不少議題與論述,包括同性戀,「我們10年前就去過同志遊行,當時才幾百人。」

阿熙就記起同志遊行中的一些場面,「會見到男人只穿內褲,或把內褲套上頭,初時確實避不開獵奇的心態,側目而視,但了解過同志的文化與生活後,就多了分理解。」他覺得近年社會確實多了討論性別平權的空間,但根本仍舊難以撼動,「身邊好多朋友,仍是口講一套支持自由,做就另一套,言行上歧視同性戀。」

「Pink Dot」舉辦兩年,以嘉年華形式籌辦,獲不少商業機構贊助,曾有聲音批評活動使同志主流化,變相壓抑了部份同志真實的生活。阿瑾和阿熙認為,那是取向有所不同的問題,「它是推廣同志平權的嘉年華,確實會見到較多外國人參與,觀感頗為高檔;但好處是它歡迎同志和主流大眾參與,如果社會上更多家庭了解同志,學會接納,相信更能改變社會。」

為什麼家庭會更能推動改變?阿瑾這樣說,「一個家庭若抗拒自己的兒女有不一樣的性取向,甚至用暴力的方法解決,那只會是代代延續的傷痕。」

女兒名「梁楓」 不讓名字成為她的限制

兩人的女兒梁楓兩歲大,剛好與「Pink Dot」一起誕生、長大。她蓄短髮,有點怕生,訪問那天梁楓與阿熙回到家,見到記者與攝記,讓她猜猜誰是哥哥,誰是姐姐,她一臉懵然──那麼年幼,她其實無須分別男女。

阿瑾說,取名「楓」字夠中性,「Sex是由父母給予,但Gender應該由她自己選擇,要是她以後變成『男仔頭』,名字也不會成為她的限制。」

女兒是第一胎,初為人父人母,兩人發現女兒成長之路竟充滿性別定型,令人哭笑不得,「幼稚園上台表演,女孩子要穿裙,配粉紅色或紅色;男孩子就穿短褲,配藍色。又例如有書店推出幼兒書單,男孩子的書單以科學知識書為主。」

學校是社教化的場所,阿熙坦言性別定型很難避免,不過他們買了一本真人真事改編的童話書《一家三口》,說的是紐約某動物園內的兩隻雄性企鵝,一起孵化了企鵝蛋,組織家庭,「女兒讀過後,不大明白,畢竟她的世界裏,爸爸媽媽是最影響她的存在,而非爸爸爸爸。」

「但是我們相信,所有事情不須強行劃分男女,愛是其中之一。」阿瑾和阿熙坐在沙發上,摟着小女兒,為她披上去年「Pink Dot」的紀念品,一塊寫着「Love is Love」的毛氈。

「Pink Dot HK」將於今年9月25日,在西九文化區苗圃公園舉行,由下午2時到7時,主題為「愛必勝」。